父親

大概上中学开始,我爸就不常回家了,到了中三就完全没回家了。在那段人生最黑暗的时光里,“父亲”这两个字,对我来说是一个负担。虽然我知道,如果他有能力,他会很慷慨地给我们一切。很遗憾的,这是我唯一记得起他对我们好的依据,也很遗憾的,这也仅仅是一个假象而已。

母亲是善良温柔的女人,对于父亲的种种劣迹,她总是暗自留泪。当年的我在懵懵懂懂中,不知如何自处。我很记得那年,母亲哭着地对我说:“你千千万万不可步你爸的后尘啊,那是一条不归路。”在后来的岁月里,我开始变得沉默了,我默默地把自己投入在书的世界里。

在我的身上,唯一有我父亲的影子的,应该就是我的脾气了。我的脾气特别容易爆发。家里在父亲逐渐远离我们后,我就慢慢地占据了父亲离去后的位置。姐姐和弟妹在家里都怕我,这个实在是和我暴躁的脾气有很大的关系。17岁那年毕业后,我就出来社会工作养家,当时弟妹还小,姐姐半工读。在我毕业前,因为家里的困境,有好几次我都想放弃读书去工作,妈妈硬是要我读完中五。

我真正成为家里的“父亲”的时候,是在我去了新山工作之后的事了,脾气开始慢慢改变就是在新山开始的。弟妹在我离开后开始进入叛逆期,常常是母亲向我诉说弟妹的事,而我打电话去训示他们。也就是在我离开家之后,我才感觉到我成了家里的“父亲”这个位置了。说实在的,是有点鸭子赶上架的感觉。原本选择远离家到外面工作,是有我自己的原因的。也就是在我离家后,很多事我都看得更清楚了,更透彻了。人才真正地成长了,长大了。母亲是对我的改变感觉最深刻的人,因为我们有更多时间在电话深谈。

经过了这么多年,虽然我很久才回家一次,家里的很多决策,都由我来主持决定的。这几年来,弟妹长大了,而我自己也成家立室了,对家里的事也很少过问了。感觉上,我从父亲的位置,变回做哥哥的位置了。在这几年的磨练后,我常常有感觉到,我可以扛起作为父亲的责任。可是这个感觉,被越来越靠近的一个日期所打破。这日期就是我真正要成为一位父亲的日子。日子越靠近,我就越觉得我还没准备好。

我希望我不是弟妹怕我的那种父亲。本来以为有了我爸的前车之鉴,只要反其道而行,一定能胜任身为父亲的责任。其实一切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。最明显的是,连工作上的态度也改变了许多。一向直来直往不怕得罪人的风格,也随着温婉了许多,一贯争強好胜之心也淡了。正如我在脸书所写的:“承担的责任越大,越能体会“忍辱负重”这四个字的深沉涵义。”

 

24 則迴響於《父親

  1. 成熟了!
    思想成熟了!
    風子,還有什麼好顧慮的?!
    你的步伐和思想已邁向做父親的風味。
    一切都會好,就像你哥一樣。安穩步伐。
    祝福永遠在。

  2. 我和你相反。从小父亲就不和我们一起住,直到我十八岁那年他破产了,外面的女人离开他了,家里就突然多了一个父亲。那段日子真难熬。我母亲也是个善良隐忍的女人。不过这十几年来他改了很多,我原谅他,原谅他对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